调教漂亮女友

[复制链接]
玫瑰小贝 发表于 2019-9-16 22:01: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游玩后已经是下午五点多钟了。玩了一天都很累,想洗个澡。但房间没有洗

  澡设施,只好从旁边的商店里买了个盆子,从楼下院子里的压水井里抽水,把水

  端到房间里,洗洗脸洗洗脚,水还不是太多,压出来的水流特别细,好长时间才

  弄了多半盆。我把水端到楼上,告诉嘤咛说水资源太紧张,我们只能用这么多水。

  我让她先洗脸,然后我洗脸,然后她洗脚,最后我洗脚。她洗完脸后,坏笑

  着对我说:「我给你洗脸好吧。」

  「不用了吧。」我说。

  「我用脚给你洗脸,这样你既洗了脸,我也洗了脚,一下就完成两个任务,

  好不好?」她不怀好意地说。

  我早就想舔她的玉足了,对她的这一要求,我自然求之不得,但还要维护一

  下面子,「好吧,你这个主意不错。」

  「你蹲在地上,如果蹲着不舒服,就跪在那儿,这儿有个小毯子,正好铺在

  地上。」

  我把毯子拿过来,放在洗脚盆旁边。

  「你蹲着还是跪着?」她不怀好意地说。

  「还是蹲着吧」我矜持到。

  蹲着洗脸确实不方便,况且我又想跪在她的脚下。就说:「还是跪着吧,跪

  着方便些。」

  「随你的便。你怎么舒服怎么办」

  「我很累,你帮我把鞋袜脱了吧。」她撒娇道。

  我跪在地上给她脱鞋。她穿的是白色浅筒旅游鞋。虽然走了一天,但她的鞋

  仍很干净。我不仅把嘴贴到她的鞋上,吻了吻她的鞋面。

  「你近视么?怎么把脸贴得那么近?」她吃吃地笑道。

  「我想看清你鞋的牌子,你的鞋挺好看。」我辩解道。

  「好看你就再看几眼吧。时间别太长了,人家的脚很累啊。」她用捉弄的口

  气说道。

  有了她的恩准,我又把嘴贴到她的鞋上吻了几下。我不敢耽误太久。就先后

  帮她把两只鞋脱掉了。脱掉鞋后,洁白的棉袜展现在我的面前。她喜欢穿白棉袜,

  而且每天都换袜子,所以她的袜子永远那么洁白。在她洁白的袜子面前,我不禁

  又丧失了自我,把脸贴在了她的双脚上,呼吸着她袜子上的芳香气息。尽管走了

  一天,她的袜子一点不臭,相反还透露着芳香。在不知不觉中,我用嘴衔住了袜

  头,一点一点把袜子给拽了下来,并在无意识之中把袜子含在口中,之后又用同

  样的方式把另一只袜子脱下来。但口里已装不下了,露半只袜子在外面。

  我在脱袜的过程中,她一直配合着我。看到我这个样子,她不禁哈哈大笑起

  来。并迅速地从包里拿出相机给我拍了一个特写。我很尴尬,她却装作无事的样

  子,讥讽我到:「你视力太差了,把我的白袜当作冰淇淋了。」说完又笑起来,

  笑个不停。

  我满脸通红地把她的袜子从嘴里拿出来,放在床上。之后我跪在她的脚下。

  她开始用脚给我洗脸。首先,她先把脚在盘里泡了一会,双脚相互搓了一会,

  然后用脚沾上水,用脚底在我脸上来回摩擦。我的脸、眼睛、鼻子、嘴唇、耳朵

  全被她的脚蹂躏了。她得大脚趾经常穿过我上下嘴唇,把我的牙也给洗了。有时

  我就故意张开嘴,她得脚趾就有意无意地伸进来,把脚上的洗脚水地在我的口中。

  我闭着眼睛默默地品尝着她的洗脚水,有一种说不出的满足感。她的洗脚水

  实在太好喝了,什么饮料也比不上它。我愿天天喝她的洗脚水,如果可能的话。

  她好像也懂得了我的心思,很配合地在脚上沾上大量洗脚水,然后送进我的口中。

  人世间的一切琼浆玉液都无法与之相比。很可惜,洗脚水我还得用,不然的话我

  会在端出去后在过道里大口大口地痛快喝它一下。反正以后有的是机会……

  洗了大概半个小时,她问我洗好了没有。我说洗好了。然后她把脚抽回去,

  用毛巾擦了脚,我也顺手把毛巾拿过来擦了脸。之后我很快洗完脚,把洗脚水端

  出去倒掉。

  回来后,我发现她正趴在床上,双脚在后面高高翘起。我顿时产生了要舔她

  的脚的念头。于是我对她说:「走了一天了,挺累了,我给按摩按摩脚把。」

  「你很乖哎」她翻过身坐在床上,把双脚和半个小腿搭在床梆上。我正准备

  跪在地上给她的脚按摩。她温柔地说:「起来吧,坐到床上来吧,跪了很久挺累

  的。」

  她的话让我很感动,她真是会关心人。我于是坐在床上,她把双脚放到我的

  大腿上,我仔细一看,她的脚实在太美了。她的脚十分丰满,肉嘟嘟的,而且白

  嫩、光滑、柔软、细腻,手感非常好。我想嘴感会更好。我一只手按摩一只脚,

  非常卖力地按摩了半个小时,她非常满意地说:「真舒服。想不到你还有这个本

  事。以前经常给漂亮女孩子按摩把。」

  「没有,从没给其他女孩按摩过,我只给你按摩。」

  「我不信。」她调皮地说。

  「如果欺骗你,就任你惩罚。」我向她保证。

  「我给你踩踩背把。」她知道我的心思,而迎合我。这让我十分感动。

  我趴在床上,被她踩得非常舒服。踩了一会,我说再踩踩正面把,于是翻过

  身。她先踩我的胸部,然后才我的脸,双脚踏在我的脸上,脸感非常好。我能清

  晰地感到她脚底是多么地柔软,被这样的脚踩在脸上是多么地舒服。她先用脚给

  我的脸按摩,接下来分别是眼睛、鼻子、嘴唇、耳朵。我的眼睛和嘴唇被她用脚

  趾按摩的无比舒服。鼻子和耳朵被她用脚趾夹得非常舒服。我禁不住伸出舌头舔

  她的脚心,每次她都把脚抽回去,娇声地说痒痒。脸部按摩进行了一个小时,我

  向她站了很久也累了,就让她下来了。我们并排躺着。

  「你的脚挺漂亮啊。」我有所欲求地说道。

  「那是,许多男孩子都想舔呢?」她得意地说。

  「多少男孩给你舔过脚?」我挺好奇,也很焦急,说实在的话我不想让其他

  男人碰她的脚。以免他们肮脏的舌头玷污了她的玉脚。

  「很多阿!」她好像知道我的心思,故意这么说。

  我有点不高兴,她好像看出来了,说:「你这么小气阿,只许你舔,不让别

  人舔。」接着又说道:「给你开玩笑的啦,我才不那么随便呢。」「我的脚是谁

  要舔就能舔上的嘛。那么多男孩子都要舔,但只有极少人才有这样的幸运。」

  「幸运者是谁呢?」我急切地问道。

  「还不知道呢。」他故意这么说。

  「是不是我啊?」我恬着脸皮问道。

  「你呀,还不配舔我的脚,只配舔舔鞋袜。」她故意气我道。

  「说了半天,我才只配舔你鞋袜?」我表现出很生气的样子,但内心里却很

  舒服。这大概是因为我很想做她的奴隶男友把。

  「是啊,只有我的男朋友或我的奴隶才有资格舔我的脚。可你不是我的男朋

  友啊,也不是我的奴隶啊。」她继续气我。

  「我现在可以做你的男朋友啊。」

  「不行,哪有那么快的。我得考验你一段时间才能做决定。至少今天晚上你

  还不是我的男朋友。」

  现在我们的确还没有确立恋爱关系,只拉过手,还未拥抱过,更不用说接吻

  了。拉过手并不能表示旧时恋人关系。恋人关系的经验性内涵以自愿接吻为其主

  要要件。别说接吻了,就连吻手她都不让,都目前为止只吻过她的鞋和袜子。我

  现在想吻她的脚,只能以奴隶的身份了。

  「我不是早说过我愿做你的奴隶了吗。我现在就是你的奴隶啊。」

  「说要做我奴隶的男孩多了,但未必都是我的奴隶,得经过我的允许才能成

  为我的奴隶。即使成了我的奴隶,也未必能舔上我的脚,这也要经过我的恩准。

  成为奴隶只是两个可以任意选择的必要条件中的一个必要条件,而非充分条

  件。

  到现在为止,不下20个男孩表示要做我的奴隶,没有表示想做我奴隶的其

  实有很多,我们学院就有不少,我从他们的眼神中就可以看出来,只不过他们不

  好意思。

  但我答应的只有两个人。他们两个人都挺好玩。去年夏天,法律系和哲学系

  的两个个男孩,先后缠住我说一定要做我的奴隶,跪在我面前不停地给我磕头,

  还不停地吻我的鞋。我一时心软,看他们也挺好玩的,就答应了他们。不过他们

  只能舔我的鞋,不可以舔我的脚。「

  「有一次,我穿着凉拖,在路上遇到了那个法律系的男孩。他哀求我让他在

  舔舔我的鞋,看他那个可怜相,我答应了他。他把我的凉鞋脱下来,从上到下舔

  了个遍,可谁知他舔着舔着突然把我的脚趾含在了口中,我就一脚把他踢开。他

  跪在地上磕头求我原谅。看他触犯得份上,我原谅了他。但罚他以后不准舔我的

  鞋,只准给我磕头。他很伤心,不停地给我磕头哀求我。最后我决定再给他一次

  机会。他高兴得不得了,不住地给我磕头以示感谢。从此以后,他再也不敢舔我

  的脚了。每次只是把凉鞋脱下来,上上下下,里里外外舔个不停,我则坐在椅子

  上看书。夏天过后,我穿上运动鞋和皮鞋,她就舔我的运动鞋和皮鞋。我不准他

  联系我,只准偶尔见面并且方便的时候那么做。哲学系的男孩也是这样。他们两

  人加在一起给我舔了十次鞋,磕头则是无数。他们挺可爱,只想做我的奴隶,没

  有其他想法。现在他们已是我十分驯服的奴隶。不少事情我就命令他们去做。比

  如,到外面买什么东西,我就给他们钱,让他们给我去买。他们都乐于为我做事。」

  「那天你不是说不需要奴隶嘛?」我反问道。

  「咱们当时又不认识,我怎么能什么都给你说。」

  「他们两个人真幸福啊。」我讨好道。

  「那是。能做我的奴隶是他们的幸运!」她高傲地说。

  「不知道这个幸运能不能落在我身上。」

  「你可以求我啊?」她调戏道。

  「嘤咛小姐,请你让我做你的奴隶把。」我顺势而下。

  「哪有你这么求人的?比起那两个男孩差远了。」

  「那我怎么求你啊?」

  「学学他们两个啊。」看来她打算一直戏虐下去。

  于是我跪在床上,给她磕了三个头,请求道:「嘤咛女王,请求你收留我做

  你的奴隶,我将是你最忠实、最驯服的奴隶。」

  「哼,只磕三个头就想做我的奴隶,哪有这么容易的事?」她撇嘴道。

  「那我需要磕多少?」我请示道。

  「那就要看你的觉悟啦。」

  我终于找到可以给她不停磕头的充足理由,不停地磕起来。她在上面吃吃地

  笑着。

  「我怎么听不到响声啊,他们两个磕头都是很响的啊。」她不怀好意地说。

  我想这个丫头也真能折磨人。不过我也乐于被她折磨。于是我用力磕。

  「好了,不要用那么大的力了,磕坏了头。」她突然极其温柔地说。

  她真厉害,我完全被她控制了。我恬不知耻地说:「谢女王关心。」她在上

  面仍吃吃地笑着。

  我决定磕个不停,直到她命令不用磕了。过了一会,她说:「好了,不用磕

  了,留着点吧。」

  我一时没弄懂「留着点吧」是什么意思,但记住刚才一共给她磕了一百下。

  「好吧,我答应你做我的奴隶。」她得意地说。

  「谢谢主人。我现在可以舔你的脚了吗?」我迫不及待地说。

  「你真不懂礼貌阿,我收你做奴隶,你不好好感谢感谢就向我提出要求?你

  好大胆啊。」

  「主人请恕罪,请主人指教。」

  「你真是个笨蛋,我看你也别想做我男朋友了,你就老老实实地做我的奴隶

  把。我收你做奴隶,你要磕头表示感谢,就磕一百下把;你这个笨蛋不懂礼貌,

  要惩罚一下你,罚你磕一百下。你先给我磕两百个头把。」她笑着训斥道。

  「这太多了吧」我还要矜持一下。

  「大胆,你竟敢不听我的话。作为你违背主人的命令的惩罚,你还要给我磕

  一百下。」

  我不敢再多说,虔诚地向她磕起头来。看来她是想通过这种方式把我彻底征

  服。费了好大劲,才磕完三百下。为了讨好,我又多磕了三十下。然后我抬起头,

  说:「主人,我磕完了。」

  「这么快就完了,磕够了吗?」她作出严厉的样子。

  「够了,还多磕了30下。」我讨好道。

  「你为什么不听我的话,擅自多磕?作为惩罚,罚你在磕一百下。记住我说

  什么你做什么,要忠实执行我的命令。」

  「是,主人」我想这下搞糟了。没办法只得又磕起来。

  磕完后,我请求道:「主人,我现在可以舔你的脚了吗?」

  「你要求我啊。怎么刚才我给你说的又忘了?真是个笨奴隶。」她嘲笑道。

  我明白过来,又朝她磕起头来。第一次100个是请求做奴隶;中间三百个

  一百个是表示感谢,100个是愚钝的惩罚,还有一百个是不听命令的惩罚。后

  来擅自作主多磕三十个,又遭到罚磕100个头的惩罚。现在磕头是请求舔脚。

  我卖力地给她磕着头,感到这小姑娘控制人还真有一套。过一回她让我停下了,

  正好又是一百个。

  「好了,你现在可以舔我的脚了。」

  我这次很聪明,马上跪下朝她磕起头来。

  「很好,这次表现得很聪明,知道谢恩了。再磕一百个把」

  磕完一百个后。她说:「现在舔把,可要舔好,舔不好要惩罚你」

  我贪婪地舔起她的双脚。先从左脚开始,我先吮吸她的脚趾,我不停地吮吸,

  嘴唇和舌头一起工作。仅大拇指我就舔了十分钟。接着舔其他脚趾,挨个舔,之

  后一起舔,舔完脚趾舔脚趾缝,舌头在她的脚趾间来回游走。舔完脚趾后,接着

  舔脚掌、脚心、脚面、脚跟、脚踝,我的舌头在她的脚上来回飞舞,使她十分舒

  服。我还把她的脚尽力往我嘴里塞。她的半个脚插入我口中,大脚趾只抵我的喉

  咙,我的舌头在里面继续为它服务……仅左脚就舔了1、个小时,接下来右脚又

  舔了一个小时,舔得她的脚水淋淋的,也舔得我口干舌燥。她用毛巾把脚上的口

  水擦掉。满意地说:「你舔得很不错,我很舒服。早知道就不洗脚了。」接着又

  说到:「如果我不洗脚让你舔你会舔吗?」

  「对我来说,主人的脚洗不洗都一样,都是一样香甜。」

  她被我惹得笑个不停,好不容易停下来说:「好,以后我就不洗脚了。但你

  要保证舔过之后跟洗脚一样」

  「是,主人。」我恭顺地答道。其实她的脚却是挺干净,即使在洗脚之前也

  一点不臭,相反倒有一阵芳香。

  我看了下表,已经十一点了。于是我们就躺下休息了。床上只有一个大被子,

  为我们大被同眠创造了条件。

  「你可不许碰我啊。不然的话,饶不了你。」

  「我可以搂着你睡吗?不然我睡不着。」

  「不行。」

  「只搂着,不超越这个界限。」说完我也不等她同意,就从后面抱住她。她

  作了一下反抗,然后就任我抱住了。

  「我什么时候能成为你的男朋友?」我问道。我不禁想做她的奴隶,更想做

  她的男朋友。也只有做她的男朋友,才有更多的机会做她的奴隶。

  「我给你两种方式让你选择:一是从咱们认识过一百天;另外一种方式是你

  给我磕够1、万个头。」

  一百天时间太漫长了。一天就可以可1000个头,即使一星期见一次面,

  10个星期70天也就能完成了。更何况每周能见上三四次面,一个月就可以搞

  定了,至少在她生日之前就能完成。于是我说:「还是磕头把,磕头快些。」

  「你是不是喜欢给漂亮的女孩子磕头?」她吃笑着说。

  「不是,我只是喜欢给你磕头,你是我的偶像,我是你最驯服的奴隶。」

  我可以感觉她很高兴,女孩子就喜欢听恭维话,更何况我说的是真心话。但

  她嘴上仍说:「我不信。你骗人。」

  我说:「骗你是小狗」

  「那你愿不愿做我的小狗。」她的思维跳跃和应变能力极快,我再一次被她

  控制住。

  「要愿意的话就叫几声」她坏笑着说。

  为了讨她高兴,我叫了几声,惹得她笑个不停。我则趁势抱紧她。后来由后

  面抱转为前面抱,我们就互拥着睡了……

  我们正式确定关系后,有一次在她的宿舍中,嘤咛告诉我一个她朋友伊荔的

  故事。伊荔与她是一个宿舍的,她们关系很好。嘤咛说,伊荔也是个很漂亮的女

  孩,征服欲很强,性格霸道。她有不少奴隶,其中有的是自愿为奴的,有的是被

  她征服的。接下来,嘤咛就给我讲了一个伊荔征服女奴的故事。我把它当作一个

  专门的故事写出来。名字叫《漂亮女孩征服女奴》。

  漂亮女孩征服女奴

  嘤咛讲起伊荔的故事:

  一个星期五的晚上,在灯火辉煌的女人街上,行着一个刚刚下班的女孩。她

  叫阿美,在一家外企工作。今天好不容易熬到下班。可她一定想不到,不久以后,

  她将受到平生最大的侮辱。

  走过了繁华的光华路,她转到了一条僻静的小路上,那里很黑,也很窄。她

  是骑着车的。突然间,在一个岔口,窜出一个骑车的黑影。她们迎面撞上了。阿

  美定睛一看,原来也是一个女孩子。那个女孩长得很漂亮。她身穿一袭白色的连

  衣裙,下面穿了一双白色的棉袜,一双白色的休闲鞋。她叫伊荔。

  「你干什么?也不知道看着点?瞎了??!」

  伊荔真的很冲,一张嘴就是那么地咄咄逼人。阿美被吓坏了,她想象不出一

  个这样端庄的女孩子会说出这样的话。

  她慌忙应对着:「对…对不起,我不是成心的…」。

  「对不起就完了?!我的袜子和鞋都让你的车子碰脏了!你得给我弄干净!」

  阿美慌了,心想:遇到个不依不饶的,这可怎么办?她说:「那…那你说该

  怎样呀?」

  「怎样?你给我舔干净!!!」。

  此话一出,阿美有些挂不住了:「你什么意思?让我给你舔鞋?你太过分了!!」

  说着她骑上车就要走。可是,伊荔飞快的拉住她的车,把阿美拽倒在地。

  「你干吗?……」阿美刚要反击,伊荔已经把脚踩到了阿美的胸上。「你再动!

  你信不信我在这就羞辱你!让你闻闻我的袜子信吗?」伊荔的目光闪烁着霸气,

  阿美渐渐屈服了。「别别,别那样,我错了。」阿美求饶道。

  「服了?那行,站起来跟我回家。」说着她放开了脚。阿美站起来了。这时

  伊荔又提出了一个更为过分的要求:「但是,不能就这样走,你得叼着我的袜子。

  别怕,我家就在这附近,没有人会看见。你要是不答应,可别怪我……「。

  阿美无计可施。只好点点头。

  「这就对了嘛,来,张开嘴,让我塞袜子!」伊荔眉飞色舞的说。阿美痛苦

  的闭上了眼张开了嘴。伊荔脱下了鞋,也脱下了自己的袜子。白色的棉袜,看上

  去很有杀伤力。伊荔缓缓的走到阿美面前,把棉袜慢慢的塞进了嘴里。这时,一

  股浓浓的脚味,只冲阿美的头脑!她险些晕过去。「跪下!!!」伊荔一声大喝!

  阿美彻底放弃了抵抗,「扑通」一声跪在了伊荔面前。

  「行了走吧」。说着,伊荔把阿美拽起来,并把阿美的车和她自己的的车锁

  到了一起。和阿美步行回家。短短的一百米里,阿美被伊荔推搡着。不久她们就

  走到了伊荔的家。

  开了门,伊荔把阿美推进了屋里。她们走到了鞋架前,伊荔拿掉了阿美嘴里

  的袜子,对她说:「你,跪下,给我换鞋!!」阿美哪敢不听?马上跪下了。

  「用嘴呀!」伊荔强调到!阿美跪着用嘴先解开鞋带,然后费力地用牙咬住鞋底,

  拽下了伊荔的鞋。之后,她从鞋架中拿出一双拖鞋,正准备给伊荔换上,被伊荔

  一脚踢倒在地。「贱奴,竟敢用手给我穿鞋,用嘴叼。」阿美没办法只好一只一

  只地叼起拖鞋,给伊荔穿上。她发现,伊荔脚上居然还穿着一双袜子,是粉红色

  的。

  伊荔用脚勾起阿美的下把,轻蔑的说:「你这贱货,服了吧,你何苦呢,当

  初给我舔舔鞋,舔舔袜子不就完了吗?非要受这等侮辱!给你十分钟时间,先把

  我的旅游鞋舔干净,鞋底也要舔,舔完后爬到卧室来,如果让我发现舔得不干净,

  有你好看的。」说完伊荔进了卧室。

  十分钟后,伊荔从卧室中出来,发现阿美正趴在地上卖力的舔着。「咔咔」

  伊荔用摄像机拍下了阿美舔自己鞋的镜头。「舔得怎么样了?」伊荔得意地

  问道。

  阿美把舌头收回去,说到「这就舔完了。」伊荔看了看鞋,鞋面和鞋底确实

  被舔得很干净,像刚刷过的一样。还比较满意,就说:「我的鞋垫赏给你吃吧。」

  「这,鞋垫怎么能吃哪?」阿美很为难。

  「你竟敢不听我的话!看我怎么收拾你。跟我到卧室来」说着拽起阿美,推

  搡着进了卧室。

  伊荔坐到了床上,阿美自觉的跪到了伊荔面前。伊荔把脚放到了阿美的嘴前。

  扑鼻的气味熏得阿美头昏脑胀。伊荔指示着:「闻脚踝!闻脚趾!闻脚面!

  ……」。

  阿美则言听计从的闻着袜子。伊荔更加来劲了!「你上来」。言罢,把阿美

  拽到床上,一个嘴巴,把阿美打翻在床上。骑在阿美身上,左右开弓,煽了阿美

  十分钟的嘴巴。打得阿美直求饶!可是伊荔哪里听,她已经兴奋得不能自己了。

  又一阵狂煽后,她从阿美身上起来,把先前的那双袜子又塞到了阿美的嘴里,

  然后,把自己的粉红袜子的脚踩到了阿美的嘴上。看着阿美痛苦的表情,她感到

  很满足。阿美痛苦的挣扎着,但是无济于事,伊荔显然有着虐待的经验,她踩得

  阿美很重,在她的脚下,阿美已经失却了尊严。

  看着阿美快不行了,伊荔拿下了脚。让阿美喘了口气。之后又把脚踩到阿美

  的嘴上,另一只脚夹住阿美的鼻子。等到阿美憋得快不行时才拿下来,然后又放

  上去,如此进行了十多个回合,把阿美折磨得死去活来。

  她又想出了一个新招。她把自己穿了好几天的另一双白棉袜,放在了枕头上。

  拉过已经有些神志不清的阿美,大声的说:「现在,我教你崇拜我的袜子!

  你跪到袜子面前,磕十个头,然后趴到袜子上大口大口的闻!!!」。阿美哪敢

  不听,挪到袜子面前,磕了十个头,然后趴在上面大口地呼吸。伊利把这一情景

  拍了下来。

  十分钟后,她把阿美拽了起来。两个人面对面的站在床上,伊荔趾高气扬;

  阿美则垂头丧气,身子有些站不稳。这时伊荔指了指脚上的粉红色袜子。阿美绝

  望的跪下了,趴在伊荔脚前,一步一步的爬向伊荔的粉红袜脚。

  闻!!伊荔一声令下,阿美把脸埋到了伊荔的粉红袜脚间。这时伊荔拿出了

  相机,拍下了这些镜头。看着刚才还和自己叫板的女人闻着自己的袜子,伊荔哈

  哈大笑。此时房间里充斥着阿美闻袜子的呼吸声。

  过了十分钟,伊荔觉得这项活动进行得差不多了。就命令阿美跪在床下,用

  嘴把她脚上的袜子脱掉。阿美乖乖地跪在伊荔的脚下,用嘴一点一点地把伊荔的

  袜子脱下来。「含在口中,愉快地品尝」,阿美听话地把袜子放进自己口中,做

  出品尝的样子。阿美被命令躺在地上品尝,伊荔则把漂亮但却穿了一天旅游鞋未

  洗的双脚放到阿美脸上肆无忌惮地蹂躏,阿美口含伊荔的白袜,脸上被她的臭脚

  蹂躏,简直要昏过去。伊荔又用相机把它拍了下来。在之后的各种场景中,伊利

  的相机咔咔地响个不停。

  半个小时后,伊荔把阿美拽起来,拿掉她口中的袜子,又把她一脚踢倒在地

  上。「贱奴,我的袜子味道怎么样吗?」伊荔问道。「有点臭」阿美老实回答道。

  「你竟敢说我的袜子臭。」伊荔一脚踢在阿美脸上,然后在她脸上踢来踢去。

  阿美哭着求饶。「我再问你一下,我袜子的味道怎么样?」「很香。」阿美很委

  屈地答道。「看来你还不太情愿。」伊荔接着踩踏阿美。「你的袜子很香。」阿

  美求饶到。伊荔把阿美拽到床上,自己坐在她的脸上。阿美简直要窒息过去。伊

  荔看差不多,下来,坐在她的胸上,说到:「让你含我的袜子是你的荣幸,许多

  男人想含都含不上呢。有个男的为了含我的袜子,一连一个月天天给我磕头,我

  才答应他。你居然不是好歹。你这个小贱人,不要以为自己长得漂亮。你有我漂

  亮吗?你只配做我的奴隶,你注定要做我的奴隶。你以后就是我的奴隶了,以后

  要叫我主人,称自己为贱奴,听到没有,贱奴。大声而高兴地回答我。」阿美为

  了不再受折磨,就回答道:「主人,贱奴以后都听您的话,您的袜子真香。」伊

  荔征服感油然而生,这种征服感与以前征服男人不同,令她很陶醉。「既然你说

  我的袜子很香,你就吃了它。」阿美哪肯吃袜子,但拒绝也不行,只好向伊荔求

  饶。

  「不吃我的袜子也可以,但以后每天晚上睡觉你都要含着我的袜子。我会在

  你家安个监视器,如果发现你胆敢违反我的命令,就对你严惩不贷。听清楚了吗,

  贱奴?」

  「听清楚了,主人。」阿美委屈地回答道。「怎么听起来好象还不太情愿?」

  「主人,我很高兴能含着你的袜子睡觉」阿美讨好到。「贱奴,你现在有没

  有男朋友?」「主人,有。」「那我问你,你和你男朋友做爱时,你还含着我的

  袜子吗。」「我会含着主人的白棉袜与男朋友做爱。」听阿美这么说,伊犁笑弯

  了腰。

  好大一会才缓过来,说:「乖,你后就要这么乖,听话我就不惩罚你了。你

  要一开始的时候就按我的要求舔我的鞋袜,也不会遭那么大的罪了。」「是主人,

  是贱奴不好。」「好,你别光说,到时候一定要做到,不然的话有你好看的。你

  男朋友现在在哪?」「他出国了,三个月之后才回来。」

  「好,这三个月你隔天来我这儿一趟,让我玩一玩,我也可能去你家玩你,

  每次我会把刚穿过的两双袜子给你,在你回家或我从你家离开后,你都要把我的

  袜子含在口中,每只含一晚上;第二天用清水给我洗干净。第三天晚上把洗过的

  两只袜子给我,然后我再把刚穿过的两只袜子给你,你要接着做。总之以后,每

  天晚上你都要含着我的袜子睡觉。」伊荔眉飞色舞地继续说:「你是我的奴婢,

  我也要把你男朋友变成我的奴隶。现在爬到地上去给我磕头,发誓永远做我的奴

  隶,发誓要长一些、动听一些,说得好我会给你奖赏;说得不好我会给你惩罚。」

  阿美爬到床下,伊荔坐在床上。阿美爬到伊荔脚下,给她砰砰地磕起头来。

  接着她说到:「我发誓做永远做伊荔主人的奴隶,永远匍匐在伊荔主人的脚

  下,用我的贱舌头舔她高贵的脚,以及穿在她高贵脚上的鞋袜。我将每晚含着伊

  荔主人的袜子睡觉。在我与男朋友做爱时,我也会含着伊荔主人的袜子。伊荔主

  人的洗脚水就像甘露一样甜美,我非常想喝。我将永远忠于伊荔主人,做她忠实

  而驯服的奴隶,求伊荔主人收下我这可怜而陛下的奴隶把。」伊荔听后笑得在床

  上打滚,半天停不下来,阿美则在地上不停地给伊荔磕头。

  过了半天,伊犁才缓过气来,笑着对阿美说:「贱奴你表现得很好,我很高

  兴,就赏你舔我的脚把。」阿美忙把嘴凑过去,用新舔伊荔的脚。舔得十分投入。

  伊荔看着阿美趴在地板上像一只小狗一样舔自己的脚,高兴得哈哈大笑,并

  用摄像机拍了下来。阿美为讨好伊荔,忍着臭味,把伊荔的双脚舔得干干净净,

  脚趾缝也被她清理干净。伊荔人长得漂亮,可是有一个毛病,就是有脚气,用药

  也未能痊愈。当阿美舔她的脚时,她感到无比的快感,脚也不痒痒了。她突发奇

  想,以后经常让这个女奴过来舔自己的脚,说不定就能把自己的脚气治好。想到

  这儿她又笑起来。

  伊荔让阿美舔脚足足舔了两个小时。之后又端过来洗脚水,让阿美跪在她的

  脚下给她洗脚,洗完后阿美正要倒出去,被伊荔大声喝止:「喝了它。」阿美看

  着伊荔的洗脚水,正在犹豫,伊荔一巴掌打过去,接着又是啪啪几巴掌。「贱奴,

  让你喝我的洗脚水是你的荣幸,快喝。」阿美没办法,只好含着眼泪喝了伊荔的

  洗脚水。「贱奴,好喝吗?」阿美小声地说到:「好喝」。「我听不见大声点!」

  「好喝!」阿美又重复了一遍。「你说『主人的洗脚水很好喝,我非常喜欢,

  还想喝。』」伊荔命令道。阿美此时只能机械地重复着伊荔的话。

  这时伊荔把脚踩在阿美头上,说「既然你说好喝,以后你每周日你过来,让

  你喝个够。,你看行吗?!」口气分明是不容置疑!这样,你要是同意,就把粉

  红色袜子含在口中;你要不同意,就把白棉袜给我吃了。「面对着这样的境况,

  阿美别无选择,只好把伊荔的粉红色袜子含在口中。

  「好,今晚你就别回去了,明天再回去。今晚你就供我玩。」她又用嘲弄的

  口气问阿美:「你同意吗?同意就给我磕十个头,不同意就把口中的袜子给吃了。」

  阿美含着袜子说不出话来,只是很乖地给伊荔磕起头来。磕完十个后,伊荔

  还嫌不够,又让阿美磕了100个头。阿美含着伊荔的袜子,跪在伊荔脚下嘭嘭

  地磕头,伊荔看着电视,就像阿美不存在一样。

  磕完后,伊荔让阿美把袜子从口中拿出来。说到:「我要如厕,你去把马桶

  给我打扫干净。记住只准用舌头。」这时更大的刁难,阿美还在犹豫,伊荔一脚

  踩在阿美嘴上,使劲地踩,弄得阿美喘不过气来。「你要答应去舔,就用你的贱

  手放在我脚上,不然的话,憋死你。」伊荔吓唬道。被吓坏的阿美只好答应。爬

  到伊荔的卫生间,用舌头把伊荔的马桶舔得干干净净。伊荔如完厕后,对阿美说:

  「没水冲了,你喝了把。」阿美此时已完全放弃尊严,任凭伊荔玩弄,她跪在马

  桶边,闭着眼,咕噜咕噜地把伊荔的圣水喝了。

  之后,阿美用伊荔的洗脚盆涮了嘴,又刷了牙。伊荔又把白棉袜塞进阿美口

  中,告诉她让她一直含到第二天上午离开。粉红棉袜则被绑在阿美的鼻子上。然

  后又把自己的内裤套在阿美头上。让阿美做自己的马,骑着阿美在房间里转,转

  了一圈又一圈,把阿美累得筋疲力尽,终于不支倒在地上。伊荔也觉得差不多了,

  就停止了对阿美的蹂躏。

  之后她要睡觉了,她把阿美捆绑在马桶上,阿美的头被放进马桶,盖子半盖

  着,嘴里依然含着伊荔的袜子,头上依然带着伊荔的内裤。伊荔去睡觉了,阿美

  就跪在马桶边被绑着渡过了艰难的一夜。被绑着十分难受,又受如此巨大耻辱,

  阿美怎么也睡不着觉。她就这么胡思乱想着,自己已被伊荔拍照,怎么也逃不过

  她的手心,最后决定干脆死心踏地做伊荔的奴隶算了,这也许就是天命,上天让

  我做伊荔的奴隶。此时她感觉伊荔很高贵,自己很卑贱,也只配做伊荔的奴隶。

  再说死心塌地做她的奴隶,她以后对自己会好些。就这样胡思乱想着,天明

  时才迷迷糊糊地睡者了。

  第二天早上,伊荔起来后来到卫生间,把阿美松开帮,拿下内裤,拿出袜子。

  问到:贱奴,昨晚睡得舒服吗。「阿美边磕头边说:」舒服得很。我只配做

  您的奴隶,我以后愿作主人您忠实的奴隶,任你玩弄。「伊荔听了很高兴,哈哈

  大笑:」睡了一觉就是不一样,进步不小啊。你现在觉悟挺高啊。如果昨天有这

  么高的觉悟,就不会吃那么多苦了。「」好了,我现在要小解,你知道该怎么办。

  「

  阿美听话躺在地上,伊荔坐在她脸上,一股股透明的液体流入阿美口中,由

  于憋了一夜,很多,阿美大口大口地喝着,不让它从口中流出来。最后,阿美完

  全喝下了伊荔大概一公升的尿液。「我的尿好喝吗?贱奴?」「太好喝了,主人,

  就像可乐一样。我还想喝。」阿美讨好地说。伊荔听后再次笑弯了腰。伊荔看阿

  美这么听话,开恩没有让她吃她的黄金。她说:「我曾让几个男奴吃过,他们吃

  得很有滋味,这几个男人真是贱。你是女孩子,就免了吧。」之后,伊荔对阿美

  说:「昨天你成为我的奴隶,今天你表现很好。以后你好好做我的奴隶,我会对

  你很好的。你现在回去吧。」阿美给伊荔磕了十个头,回去了。

  此后三个月,阿美每天来伊荔这儿,让她玩弄,基本内容是给伊荔舔脚、舔

  鞋、舔袜、喝洗脚水、喝圣水、踩踏、骑乘、磕头。每天伊荔把跑了一天的袜子

  脚放在阿美脸上蹂躏,然后阿美叼下袜子,伊荔再把赤脚放在阿美脸上摩挲,以

  上两个进程一小时。之后舔伊荔的脚,舔上一小时,舔完后用牛奶为伊荔洗脚,

  洗完后把洗脚牛奶喝下去。之后和伊荔的尿,每天大约一公升。三个月共喝伊荔

  的尿90公升,阿美的血管里都流着伊荔的尿。伊荔不高兴时还扇阿美耳光,这

  时阿美就比较自觉,伊荔要打她哪个脸,她就把脸递过去,她完全成为伊荔的奴

  隶,所作所为都是让伊荔高兴。末了含着她的袜子睡觉。由于习惯了含着伊荔的

  袜子睡觉,有一天伊荔忘了给她袜子了,她感到很不舒服,给伊荔打电话,说:

  「主人,没有你的袜子我睡不着觉。」把伊荔逗得哈哈大笑。伊荔见她这么乖,

  以后对她也温柔多了,不再打她了。经过阿美嘴唇和舌头不断的舔噬,伊荔的脚

  气也好了,但阿美的口腔里却染上了脚气,医生直摇头,弄不明白脚气为什么会

  长在口腔里,一直看不好。

  伊荔知道脚气传染到阿美的口腔后,被逗得笑个不停。问阿美:「你怨不怨

  我把脚气传给你。」阿美答道:「谢主人把脚气传给我,这是最好的礼物。」伊

  荔听了十分满意,把自己的一个男奴隶送给阿美让她玩。

  三个月后,阿美的男朋友从国外回来了。阿美果然按照自己发誓的那样,在

  与男朋友做爱时,含着伊荔的白棉袜。她男朋友很疑惑,问是怎么回事,阿美如

  实说了,他男朋友听了也很受刺激,在阿美的引荐下,也作了伊荔的奴隶。当伊

  荔知道阿美真的含着自己的袜子和她男朋友做爱时,笑得喘不过气来。他们接吻

  时,伊荔的脚有时是伊荔的袜子,放在她们的嘴唇中间。伊荔经常让他们两个进

  行舔脚比赛,看谁舔得舒服。阿美就和她男朋友跪在伊荔的脚下,一心一意地舔

  伊荔的脚。有时他们分别把脸埋进伊荔的休闲鞋里面,大口地呼吸伊荔休闲鞋的

  空气。他们一起喝伊利的洗脚水,一起跪在地上给伊荔磕头,一起被伊荔玩弄,

  他们完全成了伊荔的狗。后来伊荔把脚气传染给她男朋友,这样她和她男朋友的

  口腔里都染上了伊荔的脚气,伊荔自己的脚气却被阿美舔好了。

  我听着嘤咛的故事,浑身血脉贲张,感觉特别刺激,居然把裤子都弄湿了。

  嘤咛发现了,戏谑道:「怎么,你想不想做伊荔的奴隶?」我连忙说:「我

  只想做你的奴隶,我永远是你忠实的奴隶。」说完我就跪在嘤咛脚下,把她的双

  脚放在我头上,以示我是她的忠实奴隶。

  嘤咛:「好了,起来吧。我知道你忠实于我。嘻嘻」

  我说:「伊荔这么霸道,她欺负过你吗?」

  嘤咛笑而不答。

  我急了:「她到底欺负没欺负过你,如果她敢欺负你,我绕不了她。」

  嘤咛:「伊荔马上就回来了。你躲到床底下,看看她如何对我?快,她来了。」

  我躲进嘤咛的床下,头朝外趴着。

  门开了,我看到一双漂亮的白色休闲鞋进来了。我忍不住想爬过去舔它。

  伊荔:「嘤咛,你一个人啊。」说着走到自己床前坐下。休闲鞋正对着我。

  嘤咛:「是啊,我一个人在屋。这个周末你又玩弄了几个奴隶?嘻嘻」

  伊荔:「还是阿美。她现在乖的不得了,我很喜欢她,感觉她现在不像我的

  奴隶,倒像我的妹妹。我现在都有点舍不得玩她了。嘿嘿。」

  嘤咛:「阿美把你的脚气给舔好了,把自己给染上了。别让她再给你舔脚,

  把脚气再传回来。嘻嘻。」

  伊荔:「她嘴里的脚气传给他男朋友了,自己倒好了。他们现在分手了。」

  嘤咛:「是吗?怎么回事?」

  伊荔:「她男朋友有新欢了,把美美抛弃了。真可恨,美美多好啊。我气不

  过,把她男朋友收拾了一顿。我再告诉你,她男朋友把嘴里的脚气又传给新交的

  女朋友了,他自己好了。这个新交的女朋友没过多久就和他分手了,又找了个男

  朋友,结果又把嘴里的脚气传给那个男的了,自己好了。你说有没有意思,我的

  脚气在四个人嘴里传来传去,说不定还会往下传呢。哈哈哈哈………」

  嘤咛被逗的格格笑。之后对伊荔说:「如果我得了脚气,你会怎么办?嘻嘻。」

  让我吃惊的一幕发生了。伊荔突然跪倒嘤咛脚下,说:「嘤咛,当然是我把

  它给舔好。嘻嘻。」

  嘤咛:「嘻嘻,你不怕传染到你嘴里吗?」

  伊荔:「能传染到我嘴里也是我的荣幸啊。嘻嘻。」

  嘤咛:「你真贱。嘻嘻」

  伊荔:「嘤咛主人,我就是您脚下的贱奴。嘻嘻」说完给嘤咛磕头。

  嘤咛:「荔荔,我怎么听不到响声呢?嘻嘻」

  伊荔:「奴婢该死。」说完,加大磕头力度,咚咚之响。

  嘤咛:「乖。好了。我的脚有点累,你舔一下吧。」

  伊荔很激动:「是,主人。」说完,先是用嘴衔调嘤咛脚上的拖鞋,然后又

  用嘴去脱嘤咛脚上的白袜。伊荔用嘴咬住嘤咛的袜尖,用力往下拽。很快把两只

  棉袜脱下来。

  嘤咛:「荔荔,你的技术好熟练,进步不小哦。嘻嘻」

  伊荔脸红:「主人见笑了,之前奴婢速度太慢,让主人受累,故下功夫,观

  察阿美是怎么给我脱袜的,就掌握了技巧。」

  嘤咛:「你还挺用功。舍不舍的把阿美借给我当几天奴隶?」

  伊荔:「主人说笑了。我是您的奴隶,我的奴隶自然也是您的奴隶。」

  嘤咛:「你不怕阿美见到你作我奴隶的情形。嘻嘻」

  伊荔:「这让奴婢我感到更光荣。阿美看到我做主人您的奴隶,不但不会瞧

  不起我,反而更加崇拜我。因为,」嘤咛的奴隶「这个身份就很有吸引力。」

  嘤咛:「哈哈,你这个丫头,真会说话。」然后,嘤咛把脚伸到伊荔嘴边,

  伊荔兴奋的舔起来……

  伊荔走后,嘤咛把我叫出来说:「你都看到了,她就是这么『欺负』我的。

  嘻嘻」

  我对嘤咛崇拜的五体投地,又跪在她的脚下磕了三个头,说:「嘤咛,你真

  厉害,你是怎么使她做你的奴隶的?」

  嘤咛高傲的哼了一下:「还用我要求吗,凡是作我奴隶的,都是主动磕头求

  我的。」用手刮了一下我的鼻子,「就像你一样。嘻嘻」

  我说:「伊荔什么时候开始成为你奴隶的?」

  嘤咛:「我刚到这个宿舍的时候。我报道的晚,晚住进两个星期。我进来之

  前,伊荔在宿舍里是女王,洗脚水都让别人给打。我搬进来后,伊荔第一眼见到

  我,眼神就有点异常。等别人都不在的时候,她立即跪在我脚下求我让我做她的

  主人。我感觉挺好玩,就答应她。按她的本意,是见到我就磕头。我想让别人看

  见不太好,就没让她这么做。你看,本女皇是不是特有魅力?嘻嘻」

  我说:「那是,我家嘤咛魅力四射,足可让整个世界臣服在脚下。」


ms0396921 发表于 2019-9-17 00:25:22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楼主的文章
支持楼主
Kakunan2014 发表于 2019-10-12 15:11:33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G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d
wsongh12345 发表于 2019-10-21 16:55:1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楼主分享,太给力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