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福利

[复制链接]
1364276882x 发表于 2019-11-21 12:40:1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楔子 表姐和我从小一起长大,她比我大一岁, 她是我第一个主人,也是我服侍最久的主 人。我的母亲与她的母亲是亲姊妹,小时 候我父亲在国外支援东南亚建设,她父亲 在外地工作,我们就在姥姥家一起长大。 我仍然记得故事就发生在我上五年级的那 个夏天。 那日我和往常一样,回家后离吃饭时间还 早,就先打开书包做家庭作业。表姐是毕 业班,比我们上课时间长。过了一会儿表 姐兴冲冲的回来了,拉着我对我说:“今天 我同桌让我给欺负了,哈哈,上完美术课 我让他给我收拾的东西,那小子一句话都 没敢说”。我不经意的“哦”了声,因为我知 道表姐同桌是个很猥琐的人,即使那么 小,那股猥琐劲儿挡都挡不住,所以也并 没有在意。我以为这仅仅是一个小小的插 曲,谁知道事情才刚刚开始,甚至改变了 我的一生。 过了几天,我偶然在男厕所看见表姐的同 桌,他说:“我现在都成了你姐的奴隶了, 每天啥都让我干”。我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说:“嘿嘿,那你好好干”。 “呸,我才不愿意干呢!” “那你还帮她?” “我不做,她们几个女生合起来打我!” 晚上回家,我就把我们今天的对话告诉了 表姐,表姐听了后说:“是啊,那家伙长得 猥琐,我们几个都让他帮我们干活,今天 开玩笑说让他给我们几个当奴隶呢!开玩 笑嘛!” “嘿嘿,我看他还挺高兴,要是我肯定不 干!” 表姐一听来了劲:“你凭啥不干?你是我 弟,我让你干活你就得干!” 我立刻反驳到:“我又不是你的奴隶,那是 奴隶干的事!” 表姐听完笑道:“呦,听你这话,看样子是 要造反啊,快快,老姐要写作业了,懒得 和你说。” 我一边学习一边想,我才不听你的呢。这 个念头一直在心中回荡,甚至连那一夜做 梦都梦见和表姐打架打的难舍难分。现在 想来,那时我之所以那么想,也是因为我 知道,打架肯定是打不过她的,对于那个 年龄的孩子而言,差一岁差的可不是一个 数量级,而且女生比男生发育也要早很 多。因此也可以断定,不见得M的奴性是 从骨子里带着的,后天的环境决定着成长 道路,偶然中存在着必然,必然中又时有 偶然事件发生。 第一章 奴心出动 风平浪静了一段时间,有一天周末,家里 的大人都去上班了,只有我和表姐在家。 那时候我们的主要任务除了学习就是疯狂 地玩。就在我两把席梦思当蹦蹦床的时 候,忽然我跌到了,滚到了表姐脚边。我 立马做出一副恶心的样子。虽然味道不是 特别大,但是对那个年龄的小孩,小题大 做也是常有的事。表姐一看不高兴了,因 为表姐知道自己的脚小时候穿旅游鞋有些 脚气,现在已经治好了。就问我:“有那么 臭么?你现在看我很不顺眼啊?”我立刻仰 起头说:“臭!太臭了”然后装作晕倒的样 子倒在一边。表姐听完后,跑过来一下按 住我,说:“臭?你再闻闻!哪儿臭?”接 着就把整个脚掌放在了我的面前。这时 候,一股淡淡的酸味加着微汗的热气,还 有一丝腻腻的脂味(形容得不好,但闻过 的人肯定明白)窜进我的鼻腔,我的第一 感觉居然是怎么这么好闻?我被自己的想 法吓到了,呆了2秒钟,立刻翻到一边 说:“臭死了,快拿开!再欺负我,我也让 你闻我的脚!” “哈哈,你小子胆子越来越大了,蹬鼻子上 脸,家里人在的时候收拾不了你,现在看 我怎么治你,让你不听我的话”。我知道我 已经在劫难逃了,表姐的力气比我大很 多,每次打架都是我吃亏,今天她说了要 收拾我,我肯定是逃不掉了。接着表姐就 把我逼到墙角,用身子按住我,使劲把她 的脚往我鼻子靠,我大喊大叫,不停挣 扎,但是越挣扎越没力气。最终败下阵 来,任凭她欺负了,我看她把脚伸过来, 我就憋住气,不让自己呼吸。她一看就乐 了,看我快憋不住的时候,就把脚在往前 伸,待我大口呼吸的时候脚趾头已经快伸 进我的鼻孔了。把她逗得咯咯笑个不停。 但是我却一点羞耻感都没有。没哭没闹, 只是知道,只有她咯咯笑,我才能闻见她 脚的味道。因此就这样玩了很久。终于表 姐也累了,对我说:“好了好了,放过你 吧!下次再讨厌还让你闻!哈哈!”后事不 表。 那个时候表姐已经上六年级,已经到了发 育的年龄,有些前凸后翘,但是我还是个 没发育的小男孩,谈不上欲望更谈不上兴 奋,只是觉得表姐高高在上地把我踩在脚 下有一种很美好得感觉。而且她的脚散发 出的是青春的味道,是充满力量的。闻了 不会产生一丝腐败的感觉,反而是一种迷 恋的味道,就像春天里杏花微雨后沁人心 脾的清爽。可能正是这种神奇的味道,让 我从此跪在了表姐脚下。现在看来,我们 如果再大些或小些事情都断不会如此。早 几年,我没有站在青春的门口,而她的脚 也不会散发青春的味道。晚几年,我对性 有了意识,就会有正确的性取向,而她的 脚也会迈向成熟。前些日子,我又见到为 人妻母的表姐,她的脚已经稍有干燥皲 裂,慢慢褪去了那时完美无限的魅力。 第二章 征服 接着又是平淡的一周学校生活,周末又是 我们两个,我知道表姐也喜欢上了这种感 觉,我和她脸上都显露着一丝兴奋。这 次,我们的对话是这样开始的。 “上周闻够了没有?” “你少来,我才不爱闻呢,你不是有奴隶 么?找你奴隶去,少找我,我不闻。” “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呢,上学的时候有那 个猥琐男,回家了总得有个人伺候我嘛! 哈哈,快说你小子要不要当我奴隶!” “我不当,我是男子汉,怎么能当你奴隶 呢?” “好好好,我看你当不当!”说完表姐就过 来把我按在地下,骑在我身上,把鞋脱 了,那双穿着棉袜 ,冒着热气的脚就放在 了我脸上。我那时力气小根本反抗不了, 在她身下不停的挣扎。她说道:“你只要愿 意给我当奴隶,我就放你起来!” 我心里一阵窃喜。(为什么会窃喜呢)赶 忙说道:“好好好!我当我当。” 表姐笑着从我身上爬开,说:“奴隶我已经 有了,你就给我做狗吧,我这么爱狗,也 不算亏待了你。快转过来跪下。” 我忽然涌上一股强烈的羞耻感,我从来没 给她跪过呀,我们只有过年给长辈磕头, 还从来没给平辈磕过头呢。我赖在地上, 违抗了主人的第一个命令。表姐顿了顿, 说:“今天不勉强你了,转过来,让我骑着 你转一圈,给我当坐骑。”我想这个还是可 以接受的。于是就爬到她面前,钻进了她 的两腿之间。表姐可真重啊。那是我那个 时候唯一的想法,既没有高兴也没有羞 耻,那一刻我已经把我自己当成了表姐的 一个畜生。 如果是现在,钻到主人胯下,可能会兴 奋,会生理反应。但那个时候真的完全把 自己当成了一匹马,只有一个目标就是驮 着主人在屋子里转。现在想来,也羡慕自 己那是作为一个奴隶和畜生的纯洁。 骑了一会儿,表姐拍着我的屁股说:“真不 错嘛,没想到啊,这么乖,我还以为你不 愿意呢。” 我说:“我说到做到,我要做你的奴隶。” 表姐说:“好!这可是你说的,你可别反 悔。” “不反悔!”那个时候我已经做好了一辈子 做她奴隶的准备,我想我愿意。 “好,爬过去,闻我的鞋。” 我没想到她会让我闻她的鞋,那时候我可 只喜欢闻她的脚啊。但是没办法,自己说 的话自己就要做到。于是慢慢爬过去,把 头深深埋进了表姐的旅游鞋里。忽然背上 一轻表姐翻身下来穿着拖鞋站在我和鞋面 前。就这样看着我,我却不敢抬头,一直 把头埋在鞋里。过了一阵表姐回到了写字 台边,簌簌地写着什么,我埋着头看不 见,也不想看。我已经陶醉在表姐鞋子的 味道里了。又过了一阵表姐走过来, 说:“真乖,不让你起来就不起来。看看, 这是契约,你把它签了。” 我抬头看见一张纸上写着我愿意做表姐的 奴隶,服从她的命令,每天舔她的脚五百 下,闻她的袜子,任何事都必须服从表 姐。这张纸虽然简单,但是却有着无限的 发挥空间,就像一张空头支票,漫天要 价。我当然愿意签,但是我知道却不能表 现的太想签。犹豫了一下,表姐说:“不签 你就不是男子汉!”我一听立马在上面写下 了自己的名字。表姐看我签了字。就把纸 收进了口袋。而我和表姐的主奴故事也正 式开始了。 第三章 一日为奴 第一天,表姐只让我闻了袜子和脚,并没 有让我舔,说味道太淡了,舔了也没意 思。那时候我两睡上下铺,她睡上铺,我 睡下铺。睡前,她对我丢下一句:“今晚脱 光了睡。”就自行睡觉去了。我听从她的吩 咐,脱光了躺在被窝里。当夜无事。第二 天,我一睁眼,表姐咱在我面前,看着我 说:“醒了?把被子掀开我看看!”我一 听,这怎么行?我可是有小jj的呀。犹豫了 一下,表姐就说:“掀不掀?”我说:“不, 不能看,羞羞羞!”表姐忽然上来一把就把 被子给我掀掉了。我浑身赤裸的暴露在她 面前,jj因为尿微微有些翘,一根毛也没 有。表姐走过来,笑道:“这么小啊,我也 第一次见啊!还有点翘”“那时尿憋的!”我 赶忙解释到,仿佛故意掩饰什么似得。这 一次,我知道我所有的伪装,羞耻都已经 被表姐给撕碎了,我在她面前已经赤裸裸 了,什么尊严都已经没有了,而且她也知 道我是乐在其中,享受着这个过程。“起 床,上学去吧。中午回来还有任务呢。” 中午回家,家里保姆已经把饭做好,我们 就一边看着电视里放的柯南,一边吃饭。 忽然表姐把一块她嚼了很久的芹菜吐到了 桌子上。我看了一眼就继续吃饭了。她忽 然说:“看什么看,自己把它夹走,吃掉。 ”我有些恶心却有些兴奋,以前从来没有吃 过这东西,但这是我主人吃过的东西啊, 当时我只想,狗不就是这样么,吃主人吐 出来的东西。于是我偷偷把它夹过来,拌 到饭里,吃了下去。表姐一看,有一丝吃 惊也露出了骄傲和满足的表情。我想骄傲 满足自不用解释,而吃惊可能是我做的比 她想象的好吧。我知道她在试探我,看看 我这个奴隶到底什么是底线。而且我也知 道,今后,我可以经常吃到这些能让一个 奴兴奋的东西了。表姐并没有给我更多的 剩菜之类的东西,似乎在吊我的胃口,也 似乎是在想怎么才能让我做不到。到了休 息的时间,表姐说:“中午我要休息,你别 舔我脚,那我就睡不着了,你就闻个十五 分钟吧。”穿着棉袜的脚会散发出很热的气 味,那种热可以大湿鼻腔。这是其他袜子 都不会有的效果。而我最喜欢的也是这种 味道,,后来表姐得知我喜欢这种味道 后,有一次家乡下雪,表姐穿了很厚的鞋 子,一回家,第一件事就是脱了鞋让我 闻,使劲踩着我的脸。我很感动,直到今 天都是。 晚上睡前自然是每天五百次的舔脚时间 了。表姐坐在我床上,我脱光,跪在她脚 下,一下一下地舔着。至于怎么舔,同好 们都已经积累了丰富的经验,而我自然是 越做越好。此处略过不表。但是我仍然要 描述下当时的情景。我还记得那是我第一 次舔主人的脚,我先舌尖轻轻放在了表姐 的脚后跟上,表姐也抽动了一下,我赶紧 把舌头收了回来,我知道这对她同样是第 一次。然后她说:“这么痒。会不会舔?再 舔不好就别舔了。”我一下紧张了起来。于 是又重新从脚趾缝开始舔,把脏东西舔出 来咽下去,表姐才满意地示意我继续。我 还记得那天我居然微微的硬了。那意味着 表姐已经知道了一切,而我也开始意识到 我难道天生就是个奴隶?这就是性么?为 什么我会有快感?为什么我会硬?是不是 表姐已经知道了我的心事?这些问题随着 我一下一下舔着表姐脚的每一个部位不停 萦绕在我的脑海。 接下来一周都是这样,早上让表姐看我的 jj,有时我起得早就躺着等表姐起床,表姐 第一次看到过后就说以后跪着等,后来我 就每天都要早起了。她也依例每天看我翘 起的程度,有时会捏一捏或者踩一踩,能 让我兴奋一整天,而且我也慢慢发现身体 正在一天天变化。表姐捏它的时候一定是 它又有些变粗了,而踩的时候是在丈量它 是不是又长长了。中午就是闻表姐的脚, 踩踏,偶尔吃些嚼不烂的东西。但也有例 外,有时表姐会故意把食物待会寝室,踩 在脚下让我从地板上吃。晚上就是舔脚, 自从我当奴以来,表姐就再也没洗过脚 了。我太熟悉她脚的味道了,以至于她穿 什么鞋,我就能知道她有什么味道。唯一 变的就是现在要把指甲里的东西舔出来, 有些难。中间还有个小插曲。有一天姐姐 剪脚趾甲,我就盯着她的脚看,姐姐抬头 看了我一眼。说:“过来把脚趾含住,把指 甲给我含软了,太难剪了。”我乖乖过去一 个脚趾一个脚趾的含住,用舌头来回摩挲 表姐的脚趾甲。感觉软了就继续含下一 个。姐姐把所有剪下来的脚趾甲都放在我 手里,等剪完了,就对我说:“别愣着了, 扔了怪可惜,吃了吧。以后都这样,要养 成习惯,别让我提醒你,我的所有分泌物 你都得吃了。嘿嘿。”本来以为我就要这样 服侍她一辈子,谁知事情又出现了意外。 第四章 狗改不了吃屎 后来有段时间,我开始对表姐腰部以下, 大腿以上的部位感兴趣。我想这和我不断 性成熟有直接的关系。于是我开始喜欢在 表姐上完厕所以后再上厕所,做的不露风 声,也没有一丝刻意,我也只是在厕所里 闻闻表姐是大便还是小便,味道怎么样而 已。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